欧美生活片在线观看

当前位置: 欧美生活片在线观看 >> 学术动态 >> 正文

欧美生活片在线观看:王 磊|中国共产党民族国家建构的百年历程和重要经验

发布者: [发表时间]:2021-06-21 [来源]:无 [浏览次数]:

中国共产党民族国家建构的百年历程和重要经验

 


作者简介

王磊,欧美生活片在线观看副教授。


【引用格式】王磊:《中国共产党民族国家建构的百年历程和重要经验》,《高校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研究》2021年第2期。


   

[摘 要]“建设一个中华民族的新社会和新国家”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就肩负的重要使命。100年来,围绕“建设一个什么样的新社会和新国家、怎样建设这个新社会和新国家”,中国共产党历经参与、引领到主导近代中国民族国家建构的发展过程。新中国的成立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建国”使命的初步完成,继而开启了从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从传统模式的社会主义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大转变,取得了“兴国”大业的瞩目成就。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取得民族国家建构的伟大成就,在于其始终顺应历史潮流、满足人民期待,积极应变,主动求变;坚持独立自主,走符合自身实际的建国和兴国之路;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在实践中检验并创新理论。

[关键词]中国共产党;民族国家;中华民族;社会主义


图片      
 

“建设一个中华民族的新社会和新国家”是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就肩负的重要使命。100年来,围绕“建设一个什么样的新社会和新国家、怎样建设这个新社会和新国家”,中国共产党进行了艰辛探索,历经“建国”和“兴国”两大进程,在付出巨大努力的同时,适应并逐步超越了近代以来资本主义体系下民族国家发展的历史规律,彻底扭转了鸦片战争后中国积贫积弱、受人欺凌的被动局面,开创了5000年中华文明发展的新纪元,不仅改变了中华民族的历史命运,而且为落后国家探索民族国家建构新道路积累了重要经验。

一、民族国家建构:近代中国历史发展的主题和中共的出场

民族国家(Nation-state),又称国族国家,是指在明确的领土范围内,以民族(Nation)对国家(State)的认同为基。迪置褡宥懒,完成国家统一,建立中央政府,以民主政治为价值取向和发展趋势的主权国家。民族国家建构是近代以来“世界历史经验中的通例”。经过近代欧洲的早期发展及后来的实践,民族国家被证明是“最有效的政治组织形式”(the most efficient form of political organization)和“政治组织的最佳规模”(the optimum size for political organization),成为近代以来国家制度变迁的基本形态。事实上直到目前为止,“民族国家仍然是惟一得到国际承认的政治组织结构”,构成了当今世界体系的基本单元。

打破王朝国家体制、建立民族国家是近代以后世界历史发展的普遍趋势。以英国资产阶级革命为标志,在利益的驱使下,将那些“各自独立的、几乎只有同盟关系的、各有不同利益、不同法律、不同政府、不同关税的各个地区”,结合为“一个拥有统一的政府、统一的法律、统一的民族阶级利益和统一的关税的统一的”民族国家,成为资产阶级的天然使命。重要的是,资产阶级在建立民族国家的过程中创造了一套“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优胜劣汰。

之所以会有这套丛林法则,主要是因为资产阶级在崛起的过程中存在一个与生俱来的内在矛盾,那就是一国财富的有限性与资产阶级利益需要无限性的矛盾,作为内生驱动力促使资产阶级内外掠夺、殖民扩张。比如,英国一个国家的市场、资源、劳动力总是有限的,而资产阶级对利益的需要却是无限的。如何克服这个矛盾,结果就侵略扩张。哪里有财富,资产阶级的触角就会伸向哪里。所以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深刻指出:“美洲的发现、绕过非洲的航行,给新兴的资产阶级开辟了新天地。……不断扩大产品销路的需要,驱使资产阶级奔走于全球各地。它必须到处落户,到处开发,到处建立联系。……它迫使一切民族———如果它们不想灭亡的话———采用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因此,世界进入近代之后,建立民族国家成为时代的主题,而对于后发国家来说,“要么迅速地演变为民族国家并成为民族国家世界体系的一员,要么继续维持原先的国家形态而徘徊于由民族国家组成的世界体系之外,甚至沦为民族国家的殖民地,受苦于统治和压迫。”对于被迫纳入西方资产阶级开创的世界体系的近代中国来说,避免沦为列强殖民地厄运的唯一出路,就是“建设一个中华民族的新社会和新国家”。世界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和中国人主观选择的共同作用,使得民族国家建构成为近代以来中国历史发展的主题。正如蒋廷黻所说,“近百年的中华民族根本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能废除我们的家族和家乡观念而组织一个近代的民族国家吗?能的话,我们民族的前途是光明的;不能的话,我们这个民族是没有前途的”。

与此同时,鸦片战争以来的中国历史反复证明,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要不要建立民族国家,而在于建设一个什么样的民族国家,谁来领导建设这个民族国家。比起西方早发内生型民族国家建构的经验,作为有着数千年封建专制传统的后发外源型国家,中国的民族国家建构之路显得异常艰辛。在西方被证明是成功经验的资产阶级主导的社会中心主义建国之路和军政集团主导的国家中心主义建国之路,在中国却均以失败告终。长期以来,由于内外交困和资本主义发展的不充分、不平衡,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力量不仅天生的软弱分散,而且各派力量长期不能统一。中国民族国家建构过程中始终没能形成一支类似英美等国那样独立的统一的政治力量充当领导。资产阶级维新派的戊戌变法、资产阶级革命派的辛亥革命等努力先后破产。大权在握的军政领袖同样具有建构民族国家的历史可能性,德日等后发国家亦完成了向近代的转变。“他们向寡头挑战,推动社会和经济改革,推动民族融合,在某种程度上也推动了政治参与的扩大”。在中国,军政强人的个人优势、社会的普遍支持和立法院的合法选举等有利条件决定了袁世凯成为民国初年民族国家建构的不二人选。但民族国家观念的错位,以及背义卖国、尊孔称帝等带来的权威流失,使得袁世凯可能的民族国家建构机会最终失败,中国进入了军阀专制统治时期。

从西欧开始的世界近代历史实践看,主导民族国家建构的支撑性力量,不外有三:资产阶级、军政集团和现代政党。政党成为主导中国民族国家建构的最终选择,一方面是近代以来中国社会变迁的历史逻辑决定的,也就是资产阶级维新派、革命派和袁世凯先后破产,迫使中国不得不再行寻找新的支撑力量;另一方面政党建国也符合世界范围内民族国家建构的理论逻辑和经验逻辑。后发国家,社会力量孱弱,民族资产阶级无力领导;军政集团有力,但却无意,其所追求的更多的不是民族和社会的进步,而是无限的权力、财富和绝对的安全,满足其一己之私。因此,先于国家存在的现代政党,凭借其先进的思想、严密的组织、精干的队伍和强大的动员能力,亦可充当组织领导民族国家的支撑性力量。历史同样表明,“处于现代化之中的政治体系,其稳定取决于政党的力量……那些在实际上已经达到或者可以被认为达到政治高度稳定的处于现代化之中的国家,至少拥有一个强大的政党。”而从民族国家建构的经验逻辑看,列宁领导下的俄国,即依靠政党的力量完成了从传统到现代、从薄弱链条到强大国家的转型。

总之,世界范围内民族国家建构的一般规律,近代中国的特殊国情,使得民族国家建构成为近代中国历史发展的主题,而资产阶级和袁世凯集团相继失败的事实表明,直到1919年,中国仍然没有完成建立民族国家的任务。不仅没完成,而且引发了中国人新的思考,“很奇怪,为什么先生老是侵略学生呢?中国人向西方学得很不少,但是行不通,理想总是不能实现。多次奋斗,包括辛亥革命那样全国规模的运动,都失败了……怀疑产生了,增长了,发展了”,现实促使中国人寻找新的支撑性力量担负起领导人民建构民族国家的重任,这一力量历史地落在了现代政党身上。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共产党出场了。

近代中国为什么要成立共产党?从必要性上来说,因为建构民族国家的任务没有完成,所以才有成立的必要,因为需要所以成立;从可能性上来说,五四运动成为党成立的转折和关键。五四运动一开始是一场因外交失败为导火索、以学生为先导、反对不平等待遇、争取国权的爱国运动,但由于北洋政府的卖国和反动,运动很快从一开始的学生抗议外交失败的爱国运动,上升为无产阶级探索国家出路、建立民族国家的爱国运动,其标志就是工人阶级作为独立的政治力量提出了政权的要求,以陈独秀为代表的先进分子从“以求适今世之生存”到“以图根本之改造”的转变即为突出表现。工人阶级的觉醒及其对马克思主义的渴求,先进分子的成长,构成了中国共产党成立的阶级、思想和组织基础。“中国产生了共产党,这是开天辟地的大事变……从此以后,中国改换了方向。”

二、建国与兴国:中共民族国家百年建构的两大进程

民族国家建构构成了近代以来中国历史发展的主题,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潮流,决定了中国共产党奋斗的主题是建构一个无产阶级领导的民族国家。一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就是一部在无产阶级领导下建立和建设“中华民族的新社会和新国家”的历史。其中,历经“建国”和“兴国”两大进程。

(一)“我们要建立一个新中国”

建立一个无产阶级领导的国家是中国共产党自创立前后就明确的奋斗目标。早在1920年,李大钊在《“五一”(May Day)运动史》中就号召中国的劳工同胞将1920年的“‘五一’纪念日作一个觉醒的日期”,鼓动劳工同胞“起!起。∑穑。。≯纠托量嗟墓と耍〗裉焓悄忝蔷跣训娜兆恿耍 蓖,在《谈政治》一文中,陈独秀宣称:“用革命的手段建设劳动阶级(即生产阶级)的国家,创造那禁止对内对外一切掠夺的政治、法律,为现代社会第一需要。”1921年,中国共产党一经成立,即旗帜鲜明地将“以无产阶级革命军队推翻资产阶级,由劳动阶级重建国家”写在自己的第一个纲领上。1931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后,中共再次发表宣言指出,“它将一定成为中国工农民主专政在全国范围内胜利和奠定的先声,创造中国新社会的序幕。”

如果说建党初期和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由于成立时间较短、经验不足,党对建立无产阶级领导的民族国家的认识还处在一种探索阶段的话,那么到了全面抗战时期,党对该问题的认知则达到了一种高度自觉和比较成熟的状态。1940年,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毛泽东深刻阐述了“我们要建立一个新中国”的伟大主题。他指出:“我们共产党人,多年以来,不但为中国的政治革命和经济革命而奋斗,而且为中国的文化革命而奋斗;一切这些的目的,在于建设一个中华民族的新社会和新国家。……一句话,我们要建立一个新中国。”1945年7月抗战胜利前夕,在党的七大政治报告《论联合政府》中,毛泽东再次强调:中国共产党的主张就是要“建立一个以全国绝对大多数人民为基础而在工人阶级领导之下的统一战线的民主联盟的国家制度”,而一切中国共产党人和一切中国共产主义的同情者,其所有努力都在于为着“建立一个在无产阶级领导下的以农民解放为主要内容的新民主主义性质的,亦即孙中山先生革命三民主义性质的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和富强的中国而奋斗”。

民族国家建构是资产阶级的天然使命。辛亥革命的成功,中国“五千年来专制帝王之局,与此十年中为一大结束;今后亿万斯年之中华民国,乃于此时开幕,则非十年以来之小变,实五千年以来之大变,而不可以常例论矣”。辛亥革命开启了中国民族国家建构的真正起点。以孙中山为临时大总统的中华民国南京临时政府虽有心、却无力领导国家的全面建构,但国民党的努力却一直在继续,而且事实上成为20世纪40年代前中国民族国家的领导者。建立一个无产阶级领导的新中国是民主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历史发展的重要主题和奋斗目标。但这个主题的破解和目标的实现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经历了一个长期、复杂的历史过程。

其一,从1921年党的成立到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前夕,中国共产党主要作为力量参与者参与近代中国的民族国家建构,以建立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联合执政的民族国家为活动的主题,无产阶级处于事实上的从属地位。1927年国共合作的北伐战争的胜利本可成为近代中国民族国家成功建构的一次机遇,然而由于国民党与共产党在民族国家国体设计上的原则性差异,国民党右翼否认和事实上排斥广大民众和其他党派的民主权利;中国共产党在民族国家建构问题上理论和经验的不足,此时还是一个“在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和党的建设三个基本问题上都没有经验的党”;加之,共产国际对中国革命进行主要合乎苏俄国家利益而不是主要合乎中国国情和中共利益的错误指导等原因,共同加速了国共的分离和民族国家建构实践的失败。大革命失败,标志着原本合流的民族国家建构实践出现了分岔。围绕着建构无产阶级民族国家的中心任务,中国共产党走上了一条以土地革命、武装斗争和根据地建设为基本内容的新型国家建构道路。1931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的成立标志着其探索建立以苏维埃为基础的无产阶级民族国家的第一次尝试。

其二,从1937年全面抗战到1946年国共第二次内战爆发前,中国共产党作为先进政党逐渐引领中国民族国家建构。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在亡国灭种的历史关头,“中国共产党人勇敢战斗在抗日战争最前线,支撑起中华民族救亡图存的希望,成为全民族抗战的中流砥柱”。1945年抗战胜利成为近代中国民族国家建构的又一次机遇,中国本可“在和平、民主、团结基础上实现全国的统一”,踏上由国共领导、各民主力量共同参与下“建设独立、自由和富强的新中国”的新征程。然而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不仅没有将抗战胜利果实与各革命阶级共享,扩大民众的民主权利,反而用暴力等各种方式排挤打压民主力量;不仅不能容忍无产阶级的政治力量中国共产党,而且连代表民族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利益的中间势力,也被视为障碍。由国民党挑起的全面内战爆发后,近代中国的民族国家建构又一次遭遇重大挫折。

其三,从1946年全面内战爆发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是中国共产党主导中国民族国家建构及任务初步完成时期。国共第二次内战的爆发,中共被迫走上了主导国家建构的阶段。尽管一开始,国民党政府拥有优于中共的力量,但由于其逆历史潮流而为,违背人民追求和平、安定等意愿,专制、独裁、腐败等最终造成国民党政府无论是在军事斗争上,还是第二条战线的斗争上,均一败涂地。与此相反,中国共产党紧紧依靠人民,顺应历史潮流,不断巩固和扩大人民民主,制定和完善一系列符合中国国情的新民主主义路线、纲领和政策,最终建立了“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团结各民主阶级和国内各民族的人民民主专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世界范围内民族国家建构理论逻辑和近代中国社会发展历史逻辑的辩证统一体,是根植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东方大国、适应人类社会发展一般规律和近代中国社会特殊国情、代表中华民族根本利益的民族国家。她的成立,标志着近代中国建立一个中华民族的新社会和新国家这一民族国家建构任务的初步完成。一个无产阶级领导的主权独立、国家统一、国族认同、政治民主的新中国的成立,彻底扭转了鸦片战争以后100多年中华民族积贫积弱、受人欺凌的悲惨命运,不仅从根源上消除了旧中国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挨打状态,而且从根源上清除了近代以来中国人“一盘散沙”、“冷漠麻木”的涣散状态;不仅标志着中国人站起来了,而且标志着中国人被广泛动员、组织起来了。历史已经证明,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领导中国人民建立一个民族国家;历史还将证明,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超越资本主义体系下的民族国家建构之路。

(二)“建设成为一个社会主义强国”

早在1925年,毛泽东就指出:“为什么要革命?为了使中华民族得到解放,为了实现人民的统治,为了使人民得到经济的幸福。”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一个国家高度统一、民族空前团结的崭新国家形象展现在世人面前,几千年受奴役的中国人民,成为了中华民族新社会和新国家的主人,奠定了实现人民幸福的前提。

“建立一个新中国”只是中国共产党民族国家建构的第一步工作,“建设成为一个社会主义强国”是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民族国家建构的第二步工作,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实现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幸福。一方面,“中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时候建立了民族国家,只是建立了民族国家的基本架构,拥有了现代国家的形式。但是,民族国家并不仅仅表现为一个基本的国家架构,并不仅仅是一个国家形式,它有着自己丰富的内涵,而且这种丰富的内涵本身也处于不断的演变过程之中。”另一方面,作为全国执政的政党,中国共产党也充分显示出其改造社会的力量。在一个不长的时间里,中国共产党即领导中国人民实现了国民经济的恢复,开启了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

其一,从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荡涤旧中国的污泥浊水,确立社会主义新制度。新中国成立了,到处都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新局面,但建设新国家仍然面临诸多困难。国家尚未完成全面统一,大片国土仍没有解放,土匪、特务活动猖獗;连年的战争将中国的生产力破坏殆。、经济困难、民生困苦,等等。建立新政权是一个方面,能不能稳住脚跟,管好、建设好这个新政权则是另一方面。面对严峻形势,刚刚开始全国执政的中国共产党稳扎稳打,全面开启了建设新中国的伟大斗争。建立地方各级人民政权,没收官僚资本、稳定物价、统一财经,开展抗美援朝战争,进行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以及社会各方面的民主改革,新中国用了三年多的艰苦努力,不仅使得新中国成立前遭到严重破坏的国民经济得到恢复,而且在内政、外交等全方位实现了除旧布新,新中国不仅稳住了,而且发展了。民族国家建构的一系列要素,如主权独立、国家统一、中央集权政府、政治民主和民生建设等,均取得了较大进展。

改变旧中国的落后状态,是一百多年来中国人梦寐以求的目标,现代化成为改变落后的必然选择。“我国的经济原来是很落后的。如果我们不建设起强大的现代化的工业、现代化的农业、现代化的交通运输业和现代化的国防,我们就不能摆脱落后和贫困,我们的革命就不能达到目的”,“经济改革是各民族必须走的路,走这条路才能工业化、现代化。工业化、现代化了,经济生活才能富裕,民族才能繁荣,各族人民才能幸福。”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只是标志着一个新民主主义国家的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为新民主主义即人民民主主义的国家”,但中国共产党人自成立起就宣称“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直到阶级斗争结束”,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是中国共产党始终如一的奋斗目标。国民经济的恢复发展,以及社会中新出现的一些矛盾和问题,党中央据此适时提出了“一化三改”的过渡时期总路线。1956年“三大改造”的完成,标志着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中国进入了社会主义社会,成功实现了中国历史上最深刻最伟大的社会变革,同时也实现了中国共产党成立时要求“劳动阶级重建国家”的梦想。从此,“建设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的中国”成为全党和全国上下新的使命。

其二,从传统模式的社会主义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族国家建构的新探索。如何在一个落后的东方大国建设社会主义,是中国共产党面临的崭新课题。在中国社会主义建立之前,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已经取得巨大成就。学习苏联,成为中国人建设社会主义的自然选择。事实上,在苏联的帮助下,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也确实取得了突出进步。与此同时,苏联社会主义建设中的缺点和错误,在实践中也暴露出来。在毛泽东的倡导下,以苏为鉴,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任务被提出了出来。《论十大关系》《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等反映了党中央独立探索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就。但由于迫切希望改变中国贫穷落后面貌,加上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以及这一时期国内外形势的变化,造成中国共产党在探索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出现了曲折,尤其是对阶级斗争的形势作了过于严重的估计,采取了一些违背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举措,给探索社会主义建设道路带来困难。

判断一个人或一个党是否伟大,不在于她不犯错误,所谓人无完人、党无完党,而在于她是否敢于正视错误,善于纠正错误,避免再犯同样的错误。中国共产党即是这样一个伟大的党,她的伟大不仅体现在她用了不长的时间取得了伟大的成就,还在于她敢于并善于纠正自己的错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作出了全党工作重心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实现了新中国以来党的历史上具有深远意义的伟大转折。1982年党的十二大进一步提出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重大命题,进一步回答了改革开放新时期举什么旗、走什么路的问题。中国共产党根据马克思主义普遍性和特殊性相统一的基本原理,走出了一条适合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成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经过多年的发展,实践证明这是一条正确的兴国之路。中国实现了经济的快速发展、社会的长期稳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那样,“改革开放极大改变了中国的面貌、中华民族的面貌、中国人民的面貌、中国共产党的面貌。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中华民族正以崭新姿态屹立于世界的东方!”

三、中共民族国家百年建构的重要经验

建立和建设一个无产阶级领导的中华民族的新社会和新国家,构成了中国共产党百年历史发展的主题。一百年筚路蓝缕实现建国大业,一百年创造辉煌成就兴国伟业。在民族国家建构的过程中,中国共产党不仅创造了引以为傲的历史,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而且积累了众多有益的经验。

(一)顺应历史潮流,满足人民期待,积极应变,主动求变

天下大势,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世界进入近代以后,完成从传统到现代、从王朝国家到民族国家的转变,构成了世界历史的潮流。资产阶级在利益的驱使下,纷纷建立民族国家,在完成主权独立、国家统一,国族认同,政治民主化、经济工业化、思想文化科学化、社会生活世俗化的同时,开启了侵略扩张的道路。强国欺负弱国,弱国落后挨打,成为了资产阶级的黄金法则。对于被迫纳入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近代中国来说,要不要像西方那样建立自己的民族国家,成为摆在近代所有先进中国人面前的必答题。作为无产阶级的政治代表,中国共产党一经成立就展示自身的先进,明确提出了建立一个中华民族的民族国家的奋斗目标。建立民族国家需要有一个依靠力量,作为中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代表的中国共产党,最终选择了人民,为了人民、依靠人民,给人民以看得见的实实在在的物质利益,因为她深知“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改造社会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无论是努力建国时期,还是奋力兴国时期,中国共产党始终顺应历史潮流、满足人民期待,从实现和平、安定、民主、“耕者有其田”到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无不体现了这一点。在各个历史时期针对主要矛盾积极应变、主动求变构成了中国共产党民族国家建构的重要经验。

(二)坚持独立自主,走符合自身实际的建国和兴国之路

对于西欧中世纪的资产阶级和封建贵族来说,民族国家的建立首先要摆脱宗教神权的控制,获取统治区域内独立自主处理内外事务的最高权力。“要想把每个国家的世俗的封建制度成功地各个击败,就必须先摧毁它的这个神圣的中心组织”。从民族国家建构的实践来看,独立自主同样是中共的一条重要经验。大革命时期,中共首次参与民族国家建构就惨遭失败,原因有很多,其中与没有实现独立自主有莫大的关系。现代政党是民族国家建构的重要主体,但这个主体必须是独立自主的,而大革命时期的中国共产党却不具备这个条件。自党的二大决定加入共产国际起,中共就是作为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的身份而存在,整个大革命时期,中共中央就一直受莫斯科的遥控,莫斯科不仅作出一系列与中国国情距离较远的决定,比如“联共政治局会议专门讨论中国革命问题122次,做出了738个决定。指导中国大革命的基本路线和方针、政策,几乎全部来自莫斯科,并且由莫斯科派驻中国的代表、顾问亲自执行”。落后国家在民族国家建构过程中,积极寻求他国援助是十分必要的,但必须坚持独立自主的原则,走符合自身实际的建国和兴国之路。“中国革命斗争的胜利要靠中国同志了解中国情况”,“中国的事情要按照中国的情况来办,要依靠中国人自己的力量来办等等,就是贯穿中国民族国家建构始终的重要经验。

(三)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在实践中检验并创新理论

近代中国的历史反复证明,在中国,只有马克思主义解决中国人的民族国家建构问题。地主阶级洋务派“中体西用”、西学器物的洋务运动失败了;资产阶级维新派、革命派西学政制,戊戌变法、辛亥革命,同样先后走向破产。五四运动后,无产阶级作为独立政治力量登上舞台,历史和人民选择了马克思主义。总之,没有马克思主义,中国民族国家建构任务胜利无望,但问题的关键是有了马克思主义,也不一定能够解决问题。大革命失败了。大革命失败后,中国共产党连续犯了三次“左”倾错误,特别是王明的“左”倾教条主义错误,几乎葬送了中国革命。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社会主义建设中的错误,同样与背离了实事求是的正确原则有很大关系。问题的另一方面,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取得民族国家建构的伟大成就,一条最为根本的原因就是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根据时代特征和中国实际,特别是变化了的实际,在实践中检验并创新理论,用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再次指导实践。历史已经并将继续证明,历史和人民选择马克思主义是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将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与中国民族国家建构的实际相结合,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更是正确的。


   
图片    

   

说明:公众号在推送时略去了原文中的相关注释和参考文献

文章来源:《高校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研究》2021年第2期

 

 

欧美生活片在线观看-欧美片在线视频观看-欧美高清爱情片在线观看